呢喃网

@banxia

晚风的低语
Whisper of the evening breeze

文章 141
朋友 17
来访 510

LATEST POSTS

朋友们

RANKINGS

    • 海外
    • https://www.ninaner.com
    • 网站成立1246天

    banxia

    • 成长志

    花期会记得

    1

    桂花早早盛开,鼻尖萦着香气,像一个甜美的梦。

    梦里,我和赵初铭在纸上聊老师和生活。我笑得眉眼弯成一条线,一抬头,桂花落在他倚靠的窗沿,像极了几年前的九月。

    彼时我们是学校小组试验的第一届,每人一张独立课桌,但六张桌子拼在一起,每边三人面对面坐。

    班主任像个年轻的大姐姐,点完名笑嘻嘻地说,“我先不换座位,就按你们现在坐的来,和谁坐在一组都是缘分。”

    最后一个来报到的赵初铭从后门钻进来,喊了声“报告”,将书包毫不客气地丢在了我对面所剩不多的空桌上。

    2

    组内成员互相熟悉后,大家对赵初铭都有点小意见。他很聪明却顽劣,还是个暴脾气。

    开学不久时下了场雨,他在窗边捉住了一只蜗牛,圆圆的很可爱。我正欲拿进掌心,坐他旁边已经和我成了闺蜜的女生尖叫起来。

    本无心的赵初铭顿时喜上眉梢,立刻拉着组里另一个男生又捉来三五只。好友的眼睛恨不得喷出火来,却不敢靠近。

    课上到一半,我突然找不到在桌上爬的蜗牛了,疑惑地抬起头,就见赵初铭冲我做了个“嘘”的手势。顺着他的目光,我看见蜗牛正悠闲地爬在好友的笔袋上,瞬间笑出声来。

    不过十秒,班里响起一声惨叫。那节课,赵初铭被请出了教室。

    下课后我跑到门口,看见他正自娱自乐好不自在。回来时,他继续吓唬好友,同组另一个女生看不过,谎“都罚站了还胡闹,就知道欺负女生,还是不是男生了?”

    赵初铭当即掀起书砸在桌上,大声道:“你再说一遍!”

    那个女生也倔起来,眼看赵初铭的拳头离她越来越近,不知哪来的勇气,我站起身将他摔到我们这边的书丢到他身上:“本来就是挺无聊的。还有,你现在要干什么?”

    赵初铭看了我一眼,突然笑了。

    他笑起来格外孩子气,好看又柔和,跟先前暴怒起的神情判若两人。

    小组的气氛终于缓和下来。

    直到后来听陈奕迅的歌,我才后知后觉,那时的勇敢,不过是平日里赵初铭给我的特权。

    3

    整个小组只有我能跟上赵初铭“从一件事突然跳到一件物品上”的跨栏级思维。我们抓紧在校时光聊得天昏地暗,成绩却不降反升。

    我和他都是靠着小聪明有点儿懒散的学生。却默契地对彼此的成绩很上心。

    比如赵初铭不仅可以忽略背诵作业,还能在老师点名时理直气壮地说“没背”,但如果我会,那不出一个课间的工夫他便能倒背如流。而对数学不太敏感的我,也因赵初铭写起几何题得心应手,直到初三时还被老师当尖子生培养。

    班上开始疯传我们的绯闻,正值情窦初开的年纪,我却一点也不开窍,不仅不在意,还迷上了小说。

    看完我就忍不住模仿着写,赵初铭探过头,我捂住,因为里面有以他为原型的角色。

    他抢走,又在我严肃的目光下悻悻地还回来。英语老师在台上讲正在进行时,他却跟我说了一件过去的事情。

    他突然问我,“我之前喜欢一个女生,但现在不喜欢了,你猜是谁?”

    我咂嘴:“這范围也太大了,给个提示呗。”

    赵初铭看着我,面颊有点微红,同组和他形影不离的男生凑过来,“嘿嘿,在第四组。”

    我探寻着旁边组的组员。一男生又神助攻“刚轮换过位子,我们这组才是。”

    我如梦初醒,可点完除我之外的所有人的名,赵初铭都果断摇头。我心里突然跑起一只敏捷的小鹿,咚咚直跳。

    “就是你。”

    我瞪大眼,一瞬间不知所措。

    赵初铭别过头,喃喃道:“反正现在不喜欢了。”

    下课铃响起。他一瞬间便不见了踪影。

    4

    从那天起,我好像飞速成长起来。

    我终于明白,闻见桂花香便想起赵初铭的笑,或许这就是喜欢。

    我将他写在我的笔记本中,开始哼周杰伦的《有点甜》,心里却只有酸涩,毕竟赵初铭的喜欢,加了“ed”。

    对此,好友不置可否。

    有天她为了证明“怏准狠”的眼光,开玩笑拿走了赵初铭下节课要用的书。找了半节课书的赵初铭为了这芝麻大的事暴跳如雷。次日,好友又让我藏起了赵初铭所有的笔。

    看到老师捧着试卷进来,赵初铭只得先找别人借了一支笔。从第一题开始便要画图,我问他借尺子,他递给我便再没要回去。

    考试很难,我紧赶慢赶在下课铃响起前写完。下午发卷时赵初铭被班主任数落了一通。我看见他的试卷上答案全部正确,却因图画得乱七八糟扣了不少分。

    好友问我:“你知道这叫什么吗?”

    我茫然地摇头。她笃定地说:“偏爱。”

    我下意识朝赵初铭望去,他猛地别过脸。空气中绽开甜味因子。我在桌子一角写下一个刚学会的词——“来日方长”。

    可是,当天晚上,班主任便因总有任课老师跟她告状说我和赵初铭上课讲话,将我调去了别的组。

    5

    我坐在新的座位上发呆。赵初铭走进教室看见,当即将桌上竖着的板凳“嘭”一声放到地上。

    每一组早已成了小团体,我根本融不进去。

    抬起头。我发现赵初铭也在看我。我们对峙了一会,他指指本子,我会意,心莫名怦怦跳起来。

    几秒钟后他将手伸过来,我正欲接。老师一个箭步冲下讲台。他飞快地将纸条塞进了口袋。

    “拿来!”老师伸出手。

    赵初铭不说话,老师追问:“给谁的?”

    我不敢看老师,却已感到她的目光灼在我背上。

    赵初铭突然站起身。说:“我自己写着玩的。”

    他的眼神格外冷,像冬天的河塘,结满荒凉泛黄的冰。

    老师被激,一声怒吼:“交出来或者你出去!”

    班里静得失去了生气。赵初铭转身,步履平缓地离开了教室。

    班主任找了他许久,最后两人竟是笑着回到了教室,只是他不愿告诉我纸条的内容,并且身后还多了一个小跟班。

    我一下课便拉着闺蜜去操场,一起听歌,但从不说美其名曰的放松心情是因赵初铭喜欢去那里。

    他果然站在不远处,不时派小跟班跑来打我一下,而闺蜜又替我将他打跑,如此循环,闺蜜和小跟班转着圈你追我赶,倒是我和赵初铭别扭得像个局外人。

    我们隔着“山海”一言不发,嘴角却都藏着笑。

    如果有时光机,我想回到那时。

    有天放学后赵初铭在我耳边说了句话,我没听清,正准备问,他早一溜烟跑远了。

    直到周六晚上,我爸套我的话时我才恍然大悟,他说的是“周六下午上Q”。

    我不太用电脑,索性将QQ交给我爸开着升级,而赵初铭给我发来了一条消息:“你别和某某玩了,我喜欢你,但她不让我接近你。”

    我爸偷偷模仿我的语气回复,却被赵初铭识破。他故意打错同学的名字,我爸也跟着打错,这时,赵初铭指出:“你不是本人。”

    我爸哈哈大笑,连夸他聪明,可我们的故事又被按了一次暂缓键。

    6

    我和趙初铭谁也没迈出最后剩下的两三步,却因每周小组轮换而被时远时近的距离玩得团团转。

    换了新座位后。有个憨厚的男生渐渐跟我熟悉起来。有天英语课他忘记带书。我们被老师叫起来共读一组对话。我站起身时察觉到赵初铭的目光,鬼使神差地,读完我的那一句,我很热切地将手中的书捧给同组的男生。

    下课时赵初铭一脸又笑又气的纠结表情。捣我的肩:“你们关系真好!”

    我假装无辜:“有吗?”

    不知算不算塞翁失马,我变本加厉地和同组男生聊得热火朝天吸引赵初铭目光后,班主任无奈地将我调了回去。

    一坐下我便忍不住笑,躲在竖起的书后。赵初铭给我取了个极其难听的外号,我气得要打他,他狡黠地笑:“不挡了?”

    他大约以为我不是真的生气。把外号叫得朗朗上口、气吞山河。然后,班里其他同学也不再唤我的真名了。我赌气不理他,努力绷住脸,可他就是有千万种逗我笑的方法。

    但那声“扑哧”后,心里依旧埋着对他屡教不改的不满。

    我终于爆发了长久的沉默。我以为赵初铭会像以往那样再三保证,拼尽全力耍宝,可他一转身,便和班里一个成绩优异的女生你追我赶起来。

    我看在眼里,心湖倒映的璀璨光亮一点点熄灭。

    小说变得索然无味,我努力不去在意,将全部心思埋进课本,可一张口,话便被心思泡成酸溜溜的滋味。

    我跟赵初铭打赌,三天内他会对那个叫肖婷的女生心动。

    不过一场雨后,最后一缕晚桂的香被打落,也不过半天,我没有半丝开心地赢了这个赌局。赵初铭幼稚地强调:“把喜欢分成10份,你占7份,她只占3份。”

    我用书将他探过来的脑袋敲回去,心底五味杂陈。

    我突然发觉,桂花般简单香甜的欢喜,随着时间一吹,便淡了香气,变了色泽。

    7

    班主任又要调整座位,有个女生想到我们组来,征求组员意见时,整个组都爱搭不理。班主任有点尴尬地说:“你们再考虑下?”

    鬼使神差地,我“嘭”地站起身,说:“我想换。”

    赵初铭惊讶地看着我收拾好书包,坐在新的位子上。然后质问:“你为什么要换?”

    我脱口而出:“因为讨厌你。”

    “行,”他愣了一下,抢过我的笔袋,“反正你已经讨厌我了。”

    他将我的笔袋、本子和书一样样藏起来。扯我的头发,开恶劣的玩笑。

    喜欢这件披风落下后,我终于也有了闺蜜的感觉——他霸道、孩子气,没有分寸感。

    但闺蜜突然在一个课间神秘地将我拉到操场。她激动得声音都变了调儿:“我听到了一个秘密。”

    “哦……”我无心关注。

    “我不敢说,赵初铭威胁我说,如果告诉你就找我算账。”

    我猛地抬起头。掩饰不住自己想知道的迫切,心像摆锤般“咚咚咚”地摇摆不定。好友凑到我耳边,说:“赵初铭上课跟他朋友讲,他喜欢肖婷只是个诈,想看你的反应。”

    “怎么可能?”

    “怎么不可能?你看后来他和肖婷半句话也没说过。”

    回教室的路上,我有点热泪盈眶,又不知所措。

    赵初铭再来揪我的马尾辫,我没抬头,耳边响起他质问好友的声音:“你是不是告诉她了?”

    我扯过他:“说了。又怎样?”

    他讪笑着后退了一步,难得捧着作业跑去问老师题目,耳后绯红一片。

    他的身影路过走廊窗台,轻快地一闪而过。另一边的窗外是墨绿色的桂花树。花已败尽。

    迷雾消失,我心底透满日光。

    8

    赵初铭不再捉弄我,而我也不是主动的女生。新一周小组座位轮换,组距拉到最大。期末将至,我干脆每个课间留在教室复习。

    年少面对喜欢的胆怯如一整个银河的阻隔,敏感、羞涩,想引起对方的注意,却不知道该怎样收场,关系反而疏远了不少。

    期末考结束,赵初铭发挥得不太好,接连三天他都郁郁寡欢。我邀请他陪我过生目的想法如鲠在喉。

    闺蜜拍着胸脯向我保证“没问题,包在我身上,我去找他。”

    我忐忑地等到生日当天,门铃一响,几个同学的礼物一起涌进怀中。我被他们簇拥着出门,玩得满身是汗。却有点儿心不在焉。闺蜜一脸欲言又止的表情。

    晚上回到家,我抱着最后一丝侥幸登上QQ。赵初铭的头像跳起来,但已经下线变成了灰色。

    他说:“生日快乐。下学期我就转学了。”

    我猝不及防,缓了下,回复“谢谢”。这时,闺蜜的消息进来:“你知道了吧?”

    “知道什么?”我装模作样。

    “赵初铭转学了啊,他父母嫌他在这边的成绩不够好。你没事吧?以后网上联系也一样。”

    我匆匆回了个大笑脸,说:“跟我又没关系,我早就不喜欢他啦。”我心知肚明。距离会很快彻底切断我和赵初铭本就欲说还拒的微妙欢喜。

    关电脑时按错了键,才察觉自己的手在颤抖。我吸吸鼻子,忍住一颗泪也没掉。我只是觉得一切结束得太快了。

    我本以为我们会继续兜兜转转。再擦肩几次错过几次,没想到只共同度过一季花期。

    几个月后,班里疯传赵初铭在新学校考到了年级前十。我翻着刚收到的样刊。没加入他们的任何讨论,逼迫自己重新开始星辰大海的征途。

    只是每年桂花开时,会格外想念过去。

    十九岁

    花期会记得-呢喃网

    Comments | 1 条评论

    • 需要单号,找单号无忧www.dh5u.com